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婚婚欲醉:冷少追妻一百招_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“表哥”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25 12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白如梦小说婚婚欲醉:冷少追妻一百招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“表哥”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尹梦离觉得现在有必要和南梦泽说一个他几乎接受不了的事情,如果再说得迟一些的话,可能尹梦离在看到南梦泽的时候,便已经不如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梦泽,听我好好和你说。这件事情可能不是你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段落锦是自己主动上了那辆车,并不是有人威胁她,很显然,她认识那个男人,想来这一点,你自己都已经很清楚了。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,对不对?”尹梦离一下子把话说得这么直白,的确是让人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只见南梦泽弄在那里,直直的看着尹梦离的那双清澈的眼睛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刚才那种焦急无奈,仿佛一下子变得没有意义。他不得不承认,尹梦离说的一点都没有错。是他眼睁睁的看着段落锦走近了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,而且也是她主动的打开了后面的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动作都做得那么的连贯自然,还有那么一点的娴熟,这完全就可以确定段落锦是认识这个人的。而他南梦泽又在担心什么呢?是不是他太过于敏感,或者说是他太在乎了?

    在乎这段感情,怕他突然消失,还是怕段落锦就这样一去不回了呢。他把所有的爱情都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,却忘了这个女人并不是一个安静的港湾,她是一只风筝,没有线的牵扯,她甚至想做一只鸟,不可能被束缚在南梦泽这样的小窝里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实告诉南梦泽,他的爱情好像真的要破灭了,那一瞬间,他好像觉得外面的空气都变得浑浊不堪,一切都是灰色的了。本还想着,如果说自己帮段落锦回到了萧氏,那就是不是可以认为段落锦已经完全的我会走开了呢?

    当一切被落空,南梦泽有种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感觉,他虽说是个男人,但是眼泪却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说我是不是一直都在欺骗自己?我一直认为他是爱我的,你知道吗?是一碗白米粥让我坚信段落锦是对我有感情的。可是慢慢的我才意识到,这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。”看得出来,南梦泽已经相信了尹梦离的推测,也同时认为段落锦和那个男人的关系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可承认是一方面,真的要去让他面对,那就是另一方面的事情了。南梦泽知道自己从来没被爱过,伤心必然是难免的。可他还是想听到段落锦跟他说一句实话,爱国也好,不爱也罢,希望段落锦机遇都回答是真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梦泽,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,但是我们要往好的地方想,也许那只是她多年前的一个老友,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朋友,你不要那么在意。等她回来了,你再好好的问一问就是了。”尹梦离当然不想自己的弟弟太难过。

    即使是伤心,也要一点一点的。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可想要彻底的剥离,又想伤害的最少,那只能是循序渐进。所谓的一刀两断,只不过是一些人的想法,尹梦离只会觉得那样更加的伤人,伤己,将大坏的伤口暴露在空气当中,只会让人觉得这种方式太过于残忍。

    可事情过后,还是会留下大片大片的伤疤,还是会留下了无尽的思念。何不如好好处理,每一个横枝末节都把它清理干净,才能够彻彻底底的把他甩开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?只是一个老友吗?姐,你不用安慰我了,我知道那种可能性很小,不过不知怎么的我却愿意相信。是不是觉得我很傻?”南梦泽现在除了自我安慰之外,又能做什么呢。

    尹梦离没有回答南梦泽的话,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看着南梦泽如此痛苦的表情,尹梦离心里现在剩下的,唯有便是心疼。她无法预料段落锦到底做了什么?却真的想段落锦经受了失业的打击之后,会变得好一点。

    沉默加沉默,等于双倍的无奈。尹梦离把南梦泽送回家,就算是他现在去了萧氏,段落锦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,做再多的努力也是无用的。还是静静等待吧,希望段落锦能够再回来。

    “梦泽,萧氏那边你放心,只要是她愿意回来,你姐夫一定会接纳的。毕竟段落锦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弟媳,别的事你就先别多想了,等她回来的时候,你们好好的谈一谈。没有绕不开的结,你可以的。”尹梦离在南梦泽家门口,最后嘱咐了他这句话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尹梦离觉得南梦泽需要一点空间,来想一想他和段落锦之间到底应该怎么相处?当然也包括今天,穿着风衣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姐,开车慢点儿。”南梦泽有些无力,因为一夜没睡,又精神过度紧张之后,他觉得自己要垮掉了一般。看着尹梦离坐上了电梯,便关上了房门,先不去想那么多了,还是先养好精神等段落锦回来的时候,好有力气和他谈论这件事。

    南梦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昏昏暗暗的只感觉客厅的灯开着,从卧室的门缝里透进来一丝光亮。他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开灯,很显然段落锦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南梦泽甚至都没想到过段落锦不会这么快就回来,或者说是她再次回来的时候,只是过来说声再见。南梦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段落锦索取的地方了,也就更加的不值得她留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快,她却又出现在了南梦泽面前,说是惊喜,其实还带着半分的惊吓。惊喜是因为南梦泽以为段落锦不会回来了,毕竟自己的爱情应该还有一段可以走的路。惊吓是因为南梦泽不想从她的口中得知,段落锦即将要离开的消息。

    起身推开房门,声音很轻。却见段落锦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,电视开着却没有声音。可以看得出段落锦此时的心情也是极不好的,南梦泽不想一上来就质问今天她去遇到的那个男人是谁?

    只是默默的走到了,段落锦的身边轻声的说:“吃过晚餐了吗?”那种关切的语气是他已经习惯了的,只有在面对段落锦的时候,他才会不自然的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还我拿着看着电视机的段落锦,心里好像也在想着什么,听到南梦泽的声音之后,抿着嘴拉着南梦泽的手,一起坐在了沙发上。表情有些难过,当然这些都是南梦泽猜不出真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梦泽,你坐下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声音又变到了那种娇滴滴的温柔,让南梦泽彻底的清醒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你说便是了。”南梦泽又如最初般的那样听话,现在已经把那个穿着风衣的男人抛之脑后了吗?不,然不是,他只是不想在段落锦说话之前质问这些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表哥给我打电话了就是你刚出去的时候,我去和他见面了,他现在过得很难,需要一笔钱。可是你知道我刚失业,而且在萧氏的这么长时间里,才刚刚坐上销售部经理不久,所以身上的钱没有那么多。我是想来问问你,有没有多余的钱先借给我,等我回到萧氏之后,赚钱再慢慢还给你。”段落锦撒了个天大的谎,也就是南梦泽能够相信她。

    表哥?真是开玩笑,难道他说的是断鸿飞不成,段落锦得了失忆症?居然连段鸿飞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他不知道吗?他在米国的时候就已经被确诊的精神分裂,在入院不久后,便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了,段落锦到底有几个表哥呢,估计她能骗骗南梦泽这样心软又善良的傻蛋了吧。

    南梦泽听到段落锦这么说的时候,反而很高兴。起码她说的一半是正确的,段落锦的确是在他出门不久便出来会面那个穿风衣的男子。原来如此啊,那是段落锦的表哥,只能说是南梦泽太过于在意段落锦了,才会出现了错误的判断,这就是南梦泽心中现在所想的答案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答案对与错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,如果说段落锦不想继续他们之间这段朦朦胧胧的感情,那很随便的一句话就可以了断。之所以她会回来,就是因为有人告诉他,他必须回到萧氏去,还有很多事情要她去做,当然,到最后段落锦得到的报酬也是无法限量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只是段落锦的人到底是谁?或者说这么长时间以来,段落锦对于尹梦离的所作所为,是不是也跟这个男人有关?这都是无从知晓的。

    南梦泽把段落锦说的每一句话都当做真事来听着,从心里往外的觉得高兴。那个男人只要不是段落锦的情人,就足以能够说服南梦泽自己的心了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钱你说吧。”南梦泽很爽快的开口,但他却忘了为什么段落锦离开之后要把手机闭屏?这难道不是因为她在害怕着什么吗?又该如何解释呢。

    “我表哥说他先要十万块,先解开眼前的燃眉之急,他在外面欠了很多钱。所以……”段落锦这套路简直是满满的,而南梦泽却选择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还是有的,这么多年在家里工作,还好,薪水还算不错。除了房租水电之外,我很少出去花销,明天去跟我取钱给你表哥吧。别担心了,天色已经不早了,看你也一定累了,先去睡吧。”南梦泽心疼的看着段落锦,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骗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梦泽,你对我真好,等我赚钱了一定还你。在等我攒够了钱,我们就结婚好不好?”段落锦突如其来的话给南梦泽弄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结婚?是真的吗?南梦泽要与段落锦结婚了,而且这话是段落锦说出来的,南梦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在做梦,他还故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很疼,原来这真的不是一个梦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